加入收藏
让我们做的更好!
网站公告:

 

111HD 您当前所在位置:111HD > 恐龙宝贝3 >

魔童《哪吒》降世,身后一群封神|鲜见日本正太写真 magnet

时间:2019-08-01 13:20 来源:http://www.jzmoney.com 作者:111HD 点击:

原标题:魔童《哪吒》降世,身后一群“封神”|鲜见

作者|洛弟

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最大的彩蛋,莫过于字幕后的《姜子牙》预告。

作为“彩条屋”可能最先推出续集的动画长片系列,接下来的《姜子牙》,也许会将系列故事引入《封神演义》斩将封神的主线里。

与此同时,乌尔善执导的《封神三部曲》正在紧锣密鼓,李蔚然的电影版《封神》、欢瑞网剧《封神之天启》等作品,虽然一时没了动静,但待播待映,不定哪天就突如其来。

另一边,刚刚播完的2019版《封神演义》还“尸骨未寒”,搞得今年好像一个“封神年”。

在判断这一窝“封”是好是坏之前,咱们得先探讨一个问题:为啥都要改《封神》?

说拍就拍,说烂就烂

新一批“封神”压力山大

虽然这一年“封神”题材井喷,但在境遇上可是冰火两重天。

已面世的两部作品,分别创造了豆瓣评分的“红黑纪录”。

今年4月播出的电视剧版《封神演义》,积压数年终于面世,豆瓣评分3.3,创下了封神题材电视剧的低分记录。

而今日公映的动画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未映先火,在前期首映、点映期间俘获大批“自来水”纷纷点赞,豆瓣评分飙升至8.8,直逼它40年前的先辈《哪吒闹海》。

因此,对于在拍的乌尔善电影《封神三部曲》,以及可能尚未成形的李蔚然版《封神》等项目,我们的期待与担心,几乎是并存的。

为何新拍“封神”,口碑老是趋向红黑两极呢?

这得先从《封神演义》的改编方向说起。

展开全文

历来对《封神演义》的影视改编,大致分为两种方向。

一种是节选原著章节,或取一主要人物为主人公改编,比如著名的动画版《哪吒闹海》(1979),第一部“封神题材”电影《杨戬梅山收七怪》(1927),也包括近日点映期间大热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。

另一种,则是以整部《封神演义》故事为主轴,相对完整的改编。

但要拍一部完完整整的《封神演义》日本正太写真 magnet,难度系数极高。

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选了相对容易的“节选”方向日本正太写真 magnet,而2019版《封神演义》则挑了最难的路:全本改编。

自改革开放以来日本正太写真 magnet,改编全本《封神演义》的影视版本,已面世的共有15部。

其中7部电视剧里,一部89版《封神榜》烂尾,2006年的《封神榜之凤鸣岐山》与2009年的《封神榜之武王伐纣》,名为上下部,实为同一幕后班底指导下的一次重拍。

1990版《封神榜》成为内地第一部拍完《封神演义》全本的电视剧

4部动画片中,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的《擒魔传》不幸没能拍完全本。

而电影领域的分流,十分残酷:其中三部为网大,仅剩的一部“全本封神”,是2016年创下豆瓣2.9分超低纪录的“神作”《封神传奇》。

“折子戏”唱得好,全本不是早夭就是烂,原因也许得从《封神演义》本身找。

其实,要真想在一部作品内,改编全本《封神演义》,是笔性价比不高的买卖。

首先案头工作的准备,就太多了。

用今天的眼光来看,《封神演义》实在很潦草。

可以说,它是部世界观不完整、情节结构不完备、人物塑造不完善的小说。

先说世界观的问题,“中国奇幻没有世界观”是不对的,但世界观不完整,是一定的。

这种不完整的成因,其一在于《封神演义》成书前的版本流变。

直到明代中后期(一般认为隆庆、万历年间)《封神演义》成书之前,武王伐纣传说,已经历了不少演变。

元代话本《武王伐纣平话》与明代历史小说《列国志传》衍生出封神故事兴周灭商的主线,《三教搜神大全》《二郎神醉射锁魔镜》等宗教典籍、杂剧,则把哪吒、杨戬等神话英雄引入了《封神演义》故事中。

然而,根据话本典籍整理创作的小说,往往残存着口头文学、短篇传奇的痕迹。

在小说创作难登大雅之堂的古代,小说家们在创作时,很难保证有艺术创作的自觉——写得再好,也未必得到承认,谁还给你好好弄世界观?

创作的粗糙,不仅造就了世界观的拼凑感,也导致了情节的突兀与断裂。

于是,影视改编作品更爱拍哪吒——因为哪吒的故事,与主线是断裂的。

它原本不存在于伐纣故事中,后来加入,也保持着相对完整的独立性,可以单拎出来写。

《封神演义》的潦草,给单一人物改编留出了空间,却给整体改编留下了麻烦。

情节除了潦草突兀,另一个问题就是重复雷同。

后期阐教截教大决战,“十绝阵”“万仙阵”阵法不断,看似花样百出,实则雷同颇多,真要改,大部分得推倒重来。

然而这是高潮大战,也应是全书战斗场面与想象力的最高峰。一旦改编,就要重写故事高潮,压力山大。

情节的雷同与草率,也加剧了另一个问题:人物塑造的苍白。

可以说,一部《封神演义》,只成了一个哪吒。

其他主要人物,姜子牙前期唯唯诺诺韬光养晦,后期突然就老谋深算,性格转折突兀,缺乏立体。

杨戬自出场以来,除了独闯虎穴搞侦查,就是不停地借法宝、搬救兵,被写成全书出场最多的功能性人物。

雷震子相貌丑怪的外在,远大于内在性格;文王、武王父子是再传统不过的“明君”形象;至于土行孙一类“英雄”,行径与流氓无异。

大量的主要人物,需要重新塑造,其刻板印象,观众却已先入为主,改写人物的压力,绝不亚于一部原创作品。

这些还只是前期剧本的准备。

要视觉呈现无数法宝奇观,你就知道了啥叫作者大大动动嘴,导演美术跑断腿。

也难怪改编起来说烂尾就烂尾,一不小心就失衡失控,是真的太难了。

如果有充足的能力,改好了,那就是无上荣光。

改不好,作品口碑砸了不说,还要承受多重压力,“糟践祖宗东西”的帽子,分分钟飞来。

要么一步登天,要么跌落谷底,这样的赌局风险太大了。

那为何在近两年,大家纷纷“迎难而上”,齐齐改编《封神演义》呢?

“封神”为何“一窝封”

急躁冒进后果严重

大家突然一窝“封”,甘愿冒着以上诸多风险去拍,必然有其原因。

几百年的IP,不可能突然焕发改编价值。真正的原因,应该是当下的市场环境所造就的。

我们大致把原因分为三条:一是市场需求产生,二是拍摄条件具备,三是客观条件逼迫。

第一条,市场需求的产生,其实集中在几年之内。

当美剧《权力的游戏》从大洋彼岸风靡到国内,内地观众为西方魔幻大剧所折服的同时,也对东方神话体系的视觉化,有了新的企盼。

而漫威电影宇宙席卷全球的风潮,引发好莱坞其他公司,乃至俄罗斯等其他国家电影工业争相模仿,中国人也对这种“单体英雄故事 超级英雄联盟”的制作框架很感兴趣。

要在国内寻找一个IP蓝本,作为“国创版”奇幻英雄宇宙的底子,《封神演义》再适合不过了。

一方面,兴周灭商、天人交战的故事背景,为奇幻作品必不可少的世界观,打下了天然的基础。

另一方面,哪吒、杨戬、黄飞虎等人物形象深入人心,有着IP基础,但人物塑造或偏向传统,或苍白平面,留下了充足的再解读空间。

人们对“封神”改编的期待,其实寄托了对国产版“复联 权游”的期盼。

适逢其时,华语电影工业化的日趋进步,一方面让改编《封神演义》的条件更加完备,同时也让影迷剧迷封神迷的企盼,更加迫切。

好莱坞大片美剧带来的工业经验,与日益迫切的市场需求,让各大影视公司跃跃欲试,试图以最强的人力物力,摘下“拍好《封神》”的桂冠,一战成名。

文字想象的二度构建、视觉呈现,与技术上的中外交流、攻坚克难,成了多数《封神演义》改编方正在解决中的问题。

以上两点,是内需造就的内驱力,但还有一个原因,也是客观条件限制使然。

自从2011年,广电总局暂停审批四大名著翻拍以来,古典名著翻拍“头部”被斩,国内人气仅次于四大名著的古代章回小说,成为第一梯队。

《儒林外史》《金瓶梅》一类文人世情小说,缺乏改编的商业价值或客观条件;《东周列国志》一类讲史小说,更适用于历史正剧;《隋唐演义》《说岳全传》《杨家将演义》等英雄传奇小说,人物形象鲜明,可解读空间小。

这么一算,《封神演义》还真成了当之无愧的首选。

可四方林立“封神台”,真的是个好现象吗?

首先,短时间内改编作品过于集中,对观众、对片方都绝不是好事。

到时,影院与荧屏上无数个“封神”版本不停播映,同一套人物,不同的世界观大混战,观众的审美疲劳可想而知。

一旦改编过多过滥,观众被消耗到受不了,用脚投票,这一IP改编必然陷入停滞,有关部门看不下去,再度祭出禁令,将《封神演义》保护起来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同时,“封神年”在这个时期产生,其集中的原因,也有IP市场“迷路”的成分。

2019剧版《封神演义》先遭积压,后被停播,已是内容乏力、质量不佳导致的进退失据。

谁又敢保证,接下来的大量“封神”作品,不是IP改编市场的又一场泡沫?

其背后折射的真正问题是,IP路怎么走,比封神台怎么登更重要。

原标题:一个大力士爸爸

原标题:五大亮点以飨读者 2019中国黄山书会即将重磅启幕

周二,投资者正在密切关注英国议会脱欧协议表决、美企最新财报及美国政府关门最新进展。截至发稿时,道指期货微跌1点,跌幅不足0.1%,纳指期货上涨0.47%,标普500指数期货涨0.13%。早盘受亚太市场全线走高提振,美股期货一度上涨近0.7%。